论坛专区
在线教育
 

互联网服务业抢人,传统制造业企业招工难留人更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30  作者:工控网  浏览次数:11
     每天早上6点半,王凯准时来到分部领取自己所负责配送地区的快递,1个小时后,他开始了一天的送快递工作。而在3个月前,他还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在济南一家制造业企业任职。“我喜欢现在的工作,虽然累一些,但更自由,赚钱更多。”王凯向经济导报记者说道。
    这并不是个例。经济导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随着快递、外卖以及网约车等新兴互联网生活服务类行业的兴起,不少人有了新的就业选择。
    与此同时,传统的制造业企业则招工难留人更难。“新招员工留不住,老员工也流失厉害,这就造成企业的效益难以稳定上升,结果就是给员工的待遇无法提高。问题堆在一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济南九州兴华数控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成伟说道。
    只为“钱多、自由”
    2018年,王凯毕业于潍坊一家职业技术学院。“当时通过校招,和济南一家企业签约。”王凯说道,“但是没想到,上班时的状态和在上学时想象的根本不一样。”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让王凯有些厌倦。“不自由,每天就是三点一线,宿舍—食堂—车间。而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高,拿到手也就3000元左右。”
    今年3月底,耐不住寂寞的他从公司辞职,然后应聘到了快递公司。虽然每天都很辛苦,但王凯表示很享受。“虽然做的也是重复性工作,技术要求不高,但胜在同事都是年轻人,偶尔还能聊聊。再说派送快件时,我也能随时观察社会,不与社会脱节,等到自己想转型或要转型时,也能大体知道方向在哪里。”
    谈及收入时,王凯更是满意。“虽然累点,但每个月的收入基本上在1万元以上,这份收入对得起我每天的付出。”王凯表示,“主要是我负责的片区好,写字楼集中,可能一个大楼每天就发很多件,既有数量也不用来回跑。如果分到一个老式住宅小区这样的片区,揽件送件都很分散,收入会比现在少一半左右。”
    与王凯相似的,是在济南开网约车的陈晓斌。2017年陈晓斌从济南一所技校毕业后,直接就从事网约车工作。
    陈晓斌一般早上7点出车,晚上10点多收工,一个月下来流水能有1.5万元左右。“现在我玩着干,除去油钱,一个月还能剩下八九千元钱。”陈晓斌说道。在他看来,收入还可以,而且很自由,这是开网约车最大的优势。“我很享受每天开着车在济南大街小巷转悠的感觉,通过和乘客聊天,也让我更好地去了解社会。”
    经济导报记者手中的一份调查资料显示,目前济南市快递员的平均收入为6132元,其中月收入过万元的占比11%,4000元以下的占比32.1%,大多数集中在6000-8000元。专职网约车司机的平均月收入为6738元,其中过万元的占比22%,5000元以下的占比7%,大多数集中在8000-10000元。而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资为3932元,其中大多数集中在5000元左右,月薪过万的占比仅4.3%。
    企业陷入怪圈
    “5月底我招了7个工人,现在就剩下2个在职,其余5个都走了,其中一个干了没两三天就走了。”刘成伟说道。“留不住人,待遇也不是很低,包住不包吃,除去五险一金后到手还能有3000元左右。”
    此前高峰时,刘成伟的公司里面有70多个工人,现在已经不足30人了。人员的流失让刘成伟的公司难以扩张,只能按照现在的规模发展。
    “据我了解,我们班33个同学,毕业时有24个同学和不同的企业签约,现在还在企业当工人的只有6个人,其他人都辞职了。”陈晓斌说道,“人际关系、收入等都是离职的原因。”
    对于为何企业留不住人,刘成伟分析认为,枯燥无味、收入低是主要原因。“现在是工人挑工作,尤其是‘90后’心比较大,想去大城市、想去创业,三点一线的生活很难留人。”
    在济南森一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宏志看来,其实工厂也是一个相对于封闭的工作环境,基本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要待在工厂里面的。这样一来的话,对于天性崇尚自由的年轻人们来说,就有点受不了,也就不愿意待在工厂里面了。另外,如果一辈子待在工厂里,很多人会觉得会和整个社会脱轨,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据介绍,现在孙宏志的公司还有17名普通职工。“平均年龄41岁,最大的一个年龄是49岁,最小的一个也33岁了。”孙宏志说道,“不是不想招一些年轻人进来,但问题是,花费不少成本招进来的年轻人干不了几个月就走了。”
    “现在招人都放宽了年龄限制,从以前的18-35岁,放宽到18-45岁,即使这样也不好招人。”孙宏志说道,“除了年龄外,学历也放宽了,从专科以上改为了高中以上。”
    刘成伟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员工的频繁流失,给企业带来很大负担。“刚招进来的员工水平低,企业的生产速度和成品率就相对低一些,效益也就很难稳定上升,公司的发展就无法保证。效益不好,也就无法提高员工的待遇,这些问题堆在一起,就形成了恶性循坏。”
    破解之道
    “年轻人不待见工人这样的职业,这也和社会氛围对工人的不重视不无关系。”互联网独立分析师崔坚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当个工人月收入平均水平在4000元左右,相比社会上其他行业,差距非常明显。
    在崔坚看来,产业工人这个职业越来越被边缘化,舆论引导中的“白领化”“精英化”价值取向,让产业工人群体似乎被忽视了。现在,一个城市的孩子如果去当工人,就会引来身边一片质疑声,这些现象正在让这个中国传统的“劳动最光荣”群体陷入边缘化。
    在山东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张卫国看来,现在的年轻人成长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工厂流水线上机械式工作,束缚与压抑了他们精神层面的需求,也限制了他们个性的发挥。
    “快递行业从制造业‘抢人’,这个趋势并不是一天两天了。”张卫国说,外卖、快递、网约车司机比流水线上的工人更挣钱,但说到底,大家最终赚的都是辛苦钱,而技术工人的职业含金量显然比外卖小哥更高。服务业革命倒逼着制造业升级,而制造业的升级,最终又会在未来的某一时点,带动服务业发生进一步变革。
    崔坚认为,这种抢人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整个经济的发展。“从短期来看,制造业招不到人,还可以让四五十岁的人顶上去,但长期来看,如果制造业工作越来越不受年轻人群体欢迎,中国制造业未来出路又在何方呢?”
    由于社会对于工人的轻视和偏见,技术工人不被视作人才,或被视为边缘化人才,年轻人片面追求高学历不愿当工人,造成了技工人才的缺失。那么,怎样才走出“技工缺失”的怪圈?
    对此,崔坚认为,加快职业技术教育改革,加强“校企合作”是首要任务。学校与企业可签订培养协议,采用“订单培养”方法,引导职校面向劳动力市场,培养更多实践型技工人才。“此外,引导企业加大投入,在工作待遇、就餐、住宿、企业文化等方面逐步改善,加强对青年员工的关爱,为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崔坚建议。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资讯
展会
微信公众号
qq群
 
工控网 | 工控文库 | 工控视频 | 工控软件 | 在线教育 | 用户使用指南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广告服务

本网站所有文档及文件资料,除特别标明本站原创外,均来自互联网及网友上传,如有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我们保留版权,任何涉嫌侵犯本站版权的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Copyright © 2018-2020 www.gkwo.net  滨州新大新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73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