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专区
在线教育
 

工业机器人外企中国区高管离职背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19  作者:机器人  浏览次数:71
     据可靠消息,库卡中国区CEO王江兵已于6月底正式离职。从去年8月正式上任到今年6月,其任职甚至还未满一年。事实上,近一两年,工业机器人外资企业中国区高管人员流动一直颇为频繁,发那科的沈岗、ABB的孔兵,再到如今库卡的王江兵,他们离开的初衷是为什么?而之后,又有着怎样的际遇?
    王江兵挑战失败?
    2018年8月,王江兵正式从前任文启明手中接过库卡中国大旗,担任库卡中国CEO,此前,他是库卡系统中国区总经理。王江兵在制造企业有着近20年的工作经历,先后担任过西门子公司部门经理、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德国科隆测量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德国格雷斯海姆公司中国区经理,可谓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制造业“老将”。
    上任之初,王江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我个人而言,无疑责任更大、目标更高了。但我是个喜欢挑战的人!”彼时的王江兵信心十足,“制造企业出来的人往往遵循一个理念——持续改进、持续提高。我对这样循序渐进的过程,还是挺有自信的。”
    但库卡似乎没有再给他循序渐进的机会,不过也可能是,他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
    在离任前的倒数第二个工作日,王江兵按计划出席了在上海举行的一场行业论坛。在半个小时的演讲时间里,他详细地介绍了库卡对于未来汽车智能工厂的设想。这大概是王江兵最后一次以库卡CEO的身份出现在公共场合,而对于离职的具体情况,王江兵不愿多谈。库卡目前也还未就此事发布任何声明,但外界已经猜测纷纷。
    业内普遍认为王江兵的离职是库卡去年业绩下滑导致。回顾整个2018年,库卡全球订单收入33亿欧元,同比下滑了8.5%;营收32亿欧元,同比下滑6.8%;息税前利润率3%,同比下滑1.3个百分点;税后利润1660万欧元,暴跌了81.2%。
    但如果说把这一切归咎到王江兵身上也并不合理,一来王江兵8月上任,一年已过去大半,从开年就开始不断下滑的业绩不可能在换了CEO之后就能立马回升。此外,去年全球的汽车和3C工业都出现了滑坡,库卡超过一半的营收来自于这两个行业,业绩下滑也有外部因素的影响。再者,库卡全球业务都不景气,中国市场也只占了营收的13%左右,单拿中国区高管开刀,似乎也有点说不通。且值得注意的是,在王江兵任期内,今年库卡一季度在华新增订单总额1.73亿欧元,按年增121.5%。
    当然,不管是业绩因素还是其他,王江兵与库卡的分道扬镳已成事实,只是不知道,他的下一站将会是哪里?
    沈岗“梦碎”博智林
    去年,杨国强一句“我们有没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强的机器人公司?”,让沈岗决定离开呆了5年的发那科,加入博智林机器人。
    2003年,在东京工业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的沈岗,加入日本机器人巨头企业发那科,从事智能机器人和机器人软件的工作。2014年初,沈岗回到中国,担任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负责中国机器人市场开拓与营销工作。日本发那科机器人在工业机器人领域全球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来到上海三年后,发那科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也升至第一。
    但沈岗似乎并不满足于此,他有自己的机器人梦。在加入博智林后的一次媒体采访中,沈岗说“我想向全世界证明一下,中国人还是有实力把机器人这件事情做好,而不只是当组装工”。
    在沈岗的任期内,碧桂园和顺德区政府签约,广东博智林机器人公司正式落地,并计划未来要在顺德打造10平方公里的机器人谷。母公司碧桂园更是表示,5年内在机器人领域至少投资800亿。此后,博智林相继与清华大学、浙江大学、香港科技大学、西湖大学等国内高校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有钱有人,地产商做起机器人来似乎还挺像回事。
    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样好,今年5月,上任还未满一年的沈岗从博智林离职,碧桂园对外表示是因为“家庭原因”,但业内大多不相信这个说辞。
    有相关人士爆料,博智林公司招聘来的那些博士们大多数做的都是和自己本专业不相关的工作,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写PPT。且公司管理层混乱,架构变动频繁,经常会空降一个领导下来,公司的总监副总监就有十几个,中高层的领导数目,已经远远超过公司规模该有的领导数量。更有人透露,沈岗离职的实际原因是因为“已经被架空,不能对项目做出直接的决断。”
    当然,其中是是非非我们难以猜测,只是不知道,一腔热血的沈岗经此一遭,会不会对“中国人还是有实力把机器人这件事情做好”信念产生动摇。
    孔兵焕发“第二春”?
    作为王江兵的前前任,孔兵于2016年6月从库卡离职,孔兵2013年9月加入库卡,此前,曾供职于ABB。
    在孔兵加入库卡的第二年,库卡座落在上海松江的亚洲新工厂举行了盛大的开幕典礼,这是库卡在全球第一家生产机器人的海外工厂,成为库卡在中国发展的重要里程碑。而在业务拓展方面,除了继续保持库卡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之外,孔兵还大力开拓一般工业客户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例如白色家电、电子行业、消费品行业等,销售量和市场份额都有显著提升。孔兵为当时库卡的中国区市场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但之后,他选择了离开。
    在卸任库卡中国区CEO一职后,孔兵的第一站是上海徳梅柯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彼时孔兵表示“德梅柯主要是做一些汽车集成,这个行业我不陌生,我出身就是在汽车行业,总体上来讲我觉得汽车行业是今后发展更快的;第二考虑地域性,我喜欢上海,包括德梅柯今后的发展方向跟我的想法也比较契合。”
    但孔兵也没有呆久,母公司华昌达实控人套现跑路之后留下一堆乱帐,作为全资子公司的徳梅柯也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孔兵从德梅柯离职之后离开了上海,他的下一站,是东莞松山湖。
    孔兵离开库卡之后的第二站是李群自动化,这家与大疆创新师出同门的创业公司在国内轻量级工业机器人公司中,已经跻身于第一梯队。2017年李群的营收就已经接近1亿元,2018年10月,在孔兵加入李群之后,李群获得了近亿元C轮融资。业内有人称李群的C轮融资中有孔兵拉线的因素,当然,具体情况我们不得而知,种种说法也都只是猜测。而李群对孔兵的期待,是希望其帮助李群制定市场策略,利用他的行业认知和影响力,聚拢更多行业人才、资源等,提升机器人产品的用户体验和服务。
    但在李群,孔兵也未呆满一年,今年4月,孔兵入职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商达闼科技,担任达闼科技副总裁兼前沿驱动(上海)总经理。达闼科技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商。从的表述来看,达闼科技选择孔兵的原因是看中其在机器人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链条的丰富经验,但值得注意的是,达闼科技的业务主要集中在服务机器人行业,而孔兵的此前的工作经验则都是在工业机器人领域。
    达闼科技(CloudMinds)日前已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准备在纽交所上市,当然,能否成功目前还不得而知,而工业机器人之外,孔兵能否在服务机器人领域迎来“第二春”也还是个未知数。
    孔兵转战服务机器人市场,王江兵与沈岗的下一站还未有定数,这三位行业元老,见证了工业机器人在中国的兴起,也曾为外企拓展中国市场立下了汗马功劳,只是最后,他们都选择了离开,这其中,有一腔热血,也有不得已,但不管前路如何,总归都是自己的选择。
 
 
关键词: 机器人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资讯
展会
微信公众号
qq群
 
工控网 | 工控文库 | 工控视频 | 工控软件 | 在线教育 | 用户使用指南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广告服务

本网站所有文档及文件资料,除特别标明本站原创外,均来自互联网及网友上传,如有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我们保留版权,任何涉嫌侵犯本站版权的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Copyright © 2018-2020 www.gkwo.net  滨州新大新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73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