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专区
 

涨价不停,中国反垄断机构“突袭”美韩三大存储企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04  作者:工控网  浏览次数:18
     高通收购恩智浦半导体(NXP)仍未获中方落锤,中国反垄断机构此时又对三大存储巨头挥出重拳。
    据“集微网”1日报道,5月31日,中国反垄断机构派出多个工作小组,分别对韩国三星、韩国SK海力士(SKHynix)、美国美光(Micron)三家公司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办公室展开“突袭调查”和现场取证。
    DRAM“超级周期”,发改委:可能有多家公司协同
    观察者网注意到,早在去年12月底,便有媒体报道中国反垄断机构约谈存储第一大巨头——三星。
    彼时,DRAM(即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是最为常见的系统内存)正经历破纪录的七季连涨,无论是给下游企业还是消费者都带来巨大的压力。
    对于上述情况,时任发改委价监局处长徐新宇当时表示:“我们已经注意到价格飙升状况,将更加关注该行业未来可能因‘价格操纵’引起的问题。”
    他还透露,可能有多家公司协同行动,尽量推高芯片价格,谋求获利最大化。供应紧张和需求激增引发的记忆体芯片行业“超级周期”,推高了三星和SK海力士等芯片制造商的产品价格和获利。
    另外,在今年5月中旬,美光也传出被约谈。
    对于“突袭调查”三大存储企业,前述报道评论称,此举标志着中国反垄断机构正式对三家企业展开立案调查。
    文章作者老杳(原名:王艳辉,微信号:laoyaoshow)1日对此表示,相比欧盟不断向谷歌、苹果、高通等以垄断理由开出罚单,中国反垄断机构由于人力有限,对市场监督的力度不是太大而是太小。
    他说:“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基地及第二大市场,需要更强有力的市场监督机构保证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秩序。”
    2017年,受智能终端尤其是智能手机需求刺激,DRAM以及NANDFlash涨幅均超过4成。
    这给占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三成以上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造成很大影响,所需存储器始终无法得到充足供应。
    今年2月,韩国媒体报道称,中国发改委再次约谈三星,要求三星控制内存产品价格,并优先向中国企业供应内存。
    报道称,此为自去年年底中国智能手机企业联合举报对半导体存储器价格连续上涨表示不满后,中国政府正式介入市场干预。
    不过,在全球智能手机等智能终端需求增速放缓情况下,集邦咨询统计显示,第一季行动式内存平均合约价格季度涨幅将从此前的5%缩减为3%。
    业内人士分析称,政府的介入有望进一步控制存储器价格上涨趋势。
    此前,三星、海力士、美光等在美国被指控合谋操纵DRAM存储器价格。
    当地时间4月27日,Forbes报道称,HagensBerman事务所律师在美国加州北部地区法院向上述三家企业提起诉讼,指控他们操纵DRAM存储器价格。
    这桩集体诉讼由该律所代表美国消费者发起,具体包括2016至2017年购买了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产品的消费者。
    2017年,DRAM的价格上涨了130%。
    该律师事务所声称,他们调查发现这些主要DRAM制造商合谋,限制市场上各种DRAM产品的供应,从而推高了DRAM价格。
    该诉讼指控称,DRAM供应商作出“统一供应决定”来限制DRAM的供应,从而使2016年和2017年产品的价格暴涨,最终导致关键内存产品的价格在此期间大幅上升。
    HagensBerman管理合伙人史蒂夫路伯曼(SteveBerman)表示,三星、海力士以及美光并未按规则行事,为了获得更大利润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扰乱了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据集邦咨询提供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上述三家巨头在DRAM产业的市占率分别为44.9%、27.9%、22.6%,合计共95.4%。
    今年第一季度,三星和SK海力士业绩喜人。
    其中,SK海力士2018年首季公司销售额为8.7197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11亿元),营业利润为4.367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55.9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8.6%和77.0%。
    而三星今年一季度芯片业务运营利润达到创纪录的11.6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80亿元),占总利润的近75%。
    业内分析称,三星和SK海力士业绩向好主要得力于主营存储芯片市场需求强劲。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领导下的反垄断执法进一步加强”
    今年4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挂牌。新成立的部门整合了原隶属于商务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三家机构的反垄断职责。
    今年两会,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经济参考报》5月25日援引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研究所所长刘继峰的话称:“在过去机构设置的结构上,三家在业务上存在一定的交错,因此存在一些问题。”
    譬如,“一个垄断行为可能会涉及两种或以上的垄断性质,而基于部门职责的划分,不同执法机构可能会在各自的查处过程中援引不同的法律条文,在一定程度上会减弱对案件查处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他补充道,机构整合以后,在一个案件的定性上将得到很大的改善,而且可以减少过去在执法过程中,基于各自管辖权的不同,而形成的对问题的认识差异。
    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秘书长张钦昱指出:“改革前,三家反垄断执法机构均是局级机构,对国有企业等具有较高行政级别单位的反垄断方面存在掣肘难题,执法起来难度较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苏华表示,在三家执法机构经验积累和队伍建设的基础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领导下的反垄断执法能力和执法权威预期将进一步增强。
    他进一步表示,当前全球新技术、新业态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反垄断问题正在增加,如5G和物联网标准必要专利许可条款和费率,原研药与仿制药的竞争,大数据与算法合谋,线上和线下销售渠道和价格限制等。
    如何在改善营商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大格局下辨识和规制垄断行为,是我国反垄断执法机构无法回避的挑战。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展会
微信公众号
qq群
 
网站首页 | 工控文库 | 工控视频 | 工控软件 | 用户使用指南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广告服务

本网站所有文档及文件资料,除特别标明本站原创外,均来自互联网及网友上传,如有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我们保留版权,任何涉嫌侵犯本站版权的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Copyright © 2018-2020 www.gkwo.net  滨州新大新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73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