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专区
 

淘票票总裁李捷:卖电影票要讲情怀 不能像卖盒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24  来源:网易科技  浏览次数:139
     “如果历史能重来,电影绝不该像团购O2O这样的玩法,这是有情怀有温度有仪式感的消费品,如果我们的时间,眼泪和笑容最珍贵,那么某种意义上它还是奢侈品。”在一次长跑后,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把他在跑步中想到的这句话发到了朋友圈。
    彼时,猫眼和微影时代公布了合并交易,这不仅意味着,电影网售票赛道正式从三进二进入二选一的白热化阶段,还意味着,刚刚因为《战狼2》占据2017年第二季度市场份额第一的淘票票,又要再次将“第一”作为目标。
    争夺市场份额第一的竞争之外,是两家公司迥异的发展路径。
    猫眼微影的策略是延伸产业链上下游。从光线传媒成为猫眼的大东家后,猫眼的制作宣发趋势就越来越明显,在猫眼微影合并之后,微影时代CEO林宁从在线票务的战争中离场,向电影制作的上游进发,做起IP生意,而猫眼主控主投的《羞羞的铁拳》在国庆档的票房第一,也正式宣告了猫眼往产业链上下游延伸的野心。“猫眼已经不仅是一家网售票公司了。”猫眼的公关部门甚至不希望与淘票票进行比较。
    而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捷和网易科技等媒体聊了聊竞争,对手,整个电影产业的发展。
    他表示,淘票票想采用的,是另一种打法。在他看来,猫眼选择的是用入口的流量优势,向上、下做内容和宣发,做的是入口;淘票票选择的是做平台。不做垂直整合。而入口公司当规模达到第一后,必然要做的就是调价和排他性合作。“如果入口型的公司过多,会有更多的宣发公司退出,一旦形成了产业链入口,所有的命脉都掌握在入口公司上,小体量的公司拍不起、宣发不起片子,而内容行业是典型的创意高过规模的行业,不能被垄断。”
    这个逻辑的前提是,曾经因为网售票带动的急速膨胀的电影市场,如今增长的动力不足。“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做垂直整合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只是占据一定份额,实际上也未必能赚到钱。”而《战狼2》、《芳华》的票房成功带给李捷的灵感是,要把更多原本不看电影的人拉进电影院。
    换言之,淘票票要做电影市场的增量,而不是存量。“任何市场若没有增量,阿里是没有必要进场的,总量不变的情况下,这个行业是没有希望的,最好的产业是大家都赚到钱。”
    对于如何做增量,李捷的想法是提升用户体验,提升电影的社交属性。“淘票票诞生得比较晚,如果当年第一批是我们在做,绝对不会以团购的方式做票补。”
    一方面,在猫眼微影整合的间隙,淘票票接过了原属于格瓦拉的艺术电影市场,上线了电影资料馆的网络售票,并与艺术电影联盟深度合作,李捷敬佩被票补打倒的格瓦拉,他觉得格瓦拉不是简单粗暴的打价格战,而是有情怀,有温度,而淘票票已经有了市场规模,可以实现格瓦拉未能完成的梦想。
    另一方面,淘票票上线了“脱单电影院”和“小聚场”。前者是社交+电影的新尝试,后者是C2B的众筹模式。此外,淘票票正计划在寒假做动画频道,上午9点半开动画节目,卖3-4张家庭套票。淘票票还推动线上卖品的服务,希望影院能直接把用户点的爆米花放到座位上。
    但淘票票的新打法是否能给庞大的电影市场带来显著的票房增量,这需要时间去验证,淘票票的情怀和体验升级显然也需要更多时间来验证。接盘电影资料馆的艺术影院售票后,淘票票一直不能做到按时开票,在票纸等细节上也不尽人意。李捷加入了电影资料馆的影迷群,并对影迷的抱怨提出了解决方案,但截至发稿前,淘票票的技术问题仍未解决。
    以下为网易科技与淘票票总裁李捷的对话实录,略经编辑。
    网易科技:网售票是一个中国特色,国外的电影院不想网售票,因为这个对影院卖品是有很大的冲击。在这一点上,淘票票和影院有没有沟通?
    李捷: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网售票在海外的比重特别低,晚上的黄金时段在国外订票的话,还要加收服务费。我觉得中国和国外最大的不同是,第一中国的电影院分布还是比较广,第二中国人也比较多。在网售票没出来之前,在柜台排队的现象非常严重,因为中国观影用户的基数比较大。这是国情的不一样。
    第二个,我觉得网售票对中国票房的推动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中国票房在2015年以前的增长,其实相对是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从100亿到300亿是走了很长时间的。但是从300亿到500亿,我如果没记错是三年半到四年的时间,就翻了接近80%。而票房增长的这几年,正是网票出现的三到四年。
    所以至少可以说,网票对中国票房的高速增长,是起到支撑的作用的。特别是中国的年轻一代的用户,大量的生活场景都是在移动互联网上,所以其实他让很多看电影,可看可不看的用户,也都选择了去看电影,我觉得这也是正面意义肯定是大的。
    对于卖品,有很多影院会有这种担心。网票出现之后,大多数观影用户进入电影院的时间,是大概到电影开场前十分钟,卡着点儿取完票就直接进去了,对卖品是不是有直接的影响呢?我没有数据上的证实。但是我觉得从停留时间上会有影响。但是实际上我们在淘票票的客户端也开通了直接在线可以买的卖品。理论上其实这个更符合中国现在网民的习惯,在线上买东西,线下去取。
    下一步我们想建立用户在淘票票的客户端上去购买卖品的习惯。我们现在在那个上面也有很多的优惠,其实你在淘票票上买卖品是比在柜台上买便宜的。
    网易科技:您刚才提到网售票从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中国电影票房,但是从2016年开始有一个断崖式的增速下跌。您会不会觉得,一方面网售票推动了票房,另一方面现在可能到了一个瓶颈。
    李捷:我认为你问的问题本质是说,中国的电影票房的增长动力在哪儿?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第一个是内容,这个大家都清楚,内容的问题最大的一个特征是中国观影用户的成长。他们鉴赏水平的成长,超过了制作水平的成长。我们从今年就能看得到,其实很多即使欧美大片,像《雷神》,像《正义联盟》、《变形金刚》,都没有达到预期的票房。
    但是你看《二十二》、《冈仁波齐》、《看不见的客人》,《一条狗的使命》、《摔跤吧爸爸》,这种片子在过去基本上被定位是一种类型片,很难有大的票房表现,但是今年全部(票房)都起来了。就是这点上我觉得从业人员感觉到更明显,就是我们很多导演和片方已经看不懂观众了,不太理解观众到底想要什么。以前在中国的票房好的,喜剧、动作、剧情剧本差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明星多一点,内容一定好卖。但是今年不是这样。
    但是我认为这点非常非常重要,这就回归到,电影本质是内容为王,一定是好故事吸引人,不是明星吸引人,也不是打打闹闹吸引人。
    第二个是整个影院的升级问题,包括影院的基础设施、硬件,观影的质量。
    第三个是宣发的问题,如何激发企业,坦率讲,现在的年轻人,大量的时间是在网络上的,网络上的网生内容和观看体验,其实都比影院要好。你可以在视频平台,B站,很快速的用搜索、点播的方式看到你想看的任何内容。
    我们现在有个大的挑战,就是怎么把我们的观众吸引到电影院,去看这部电影。除了内容、口碑之外,宣发也很重要。
    所以我基本上的结论就是说,中国电影票房动力的下降,有三大原因:第一大原因就是内容,第二是影院的体验,第三是宣发。
    但是背后最基础的是所有的泛娱乐,互联网的线上线下在抢夺用户有效的消费时间,所以谁的体验更好,用户自然就会把时间花在哪儿去。
    网易科技:现在猫眼在往这个产业的上下游,包括宣发延伸。我想知道淘票票是否有往制作和宣发上延伸的考虑?
    李捷:我们没有上下游,我们从来也没宣布过往商业上下游去发展。猫眼可能在思考如何利用票务平台的优势,流量入口的优势,它想做入口。所谓的入口就是常规互联网最常用的一种战略,比如说我因为有用户端,我基于用户端就可以往上游做宣发,再往上游做内容,这个非常合理。
    但是这种情况下,往往是一个大的问题是,它不创造这个市场的增量,它实际上是在抢夺存量。就是因为你的入口优势比别人明显,所以你可以从现有的市场中分到比别人更大的份额,这个大家可以理解。
    我们想做的不是入口,是平台。
    平台跟入口最大的区别是说,首先第一阿里影业自己不寻求在宣发和内容上的主导权,我一般不会去垂直整合这里面所有的业务。我更愿意用一个平台的身份出现,然后在宣发领域,我自己拿票的时候第一联发。每个片子可能会有一个宣发公司,那是片方去选的,但是我是片方这个宣发公司的第一联发,是它的第一联合发行方,那我其实做的是一个平台的支撑业务。
    我提供什么呢?数据、营销策略、用户画像、用户的分析,包括新媒体。这点上跟阿里整个过去的所有的成长路径完全一样。阿里坚定的认为,任何一个市场如果没有增量,阿里是没有必要进入的。因为你进入到一个没有增量的市场的话,其实直接导致的结果是,在总量不变的情况下,你去拿更多的份额,你是让整个产业链会变得非常艰难的,因为最好的产业是大家都赚到钱,这样整个产业才能起来。
    如果入口型公司太多的话,那会有更多的宣发公司退出去,片方也要退出去。但是大家知道电影和全世界的内容都一样,内容永远不能垄断。
    但是如果一旦形成一个产业链的入口的话,很容易就扼杀了创新,小的公司体量的人,拍不起片子,你宣发不了片子,因为所有的命脉被掌握在一个大平台上。
    第二个就是,目前中国电影现在的现状,如果中国电影每年以50%的速度增长,我们也愿意做入口。现在都这样低的一个增长,我们的当务之急其实应该是把增量做出来。
    前一段时间我看到电影局在广东开了一个会,叫发行放映协会,讲的其实跟我们谈到的思路特别的吻合。我认为电影局的领导还是非常睿智的,他们已经想了一些问题,他们讲了三个东西,第一提高上座率,上座率是生命线。现在大概五万块银幕,上座率只有14%,这是远低全球很多发达电影国家的。那意味着什么?就是供大于求。
    第二个最有意思的是,中国有五万块屏幕,电影总数只有不到400部,而在美国,只有两万多块屏幕,有1000多部电影,为什么?因为美国做分线发行。
    第三个是,一定要创造增量。阿里诞生了支付宝,阿里诞生的蚂蚁金服,阿里诞生的菜鸟,阿里全部是因为阿里在做电商的时候,发现有些市场需求没有满足,有些体验不好。这些业务不是阿里凭空创造出来的,是这个原来市场存在的问题,我们把它解决掉,我们才产生了支付宝,才产生了余额宝,才产生了菜鸟和阿里云。阿里这个逻辑非常清晰,就是我们进到任何一个行业,先找增量。增量往往一种情况是,有增量存在的地方,可是没人愿意做,做起来很辛苦。
    网易科技:你们怎么做到增量?
    李捷:就是体验。互联网人天天琢磨四个字,就是用户体验。哪些地方用户有痛点,我们就去做这件事情,做了整个市场就会被打开。
    我们现在觉得至少还有很多地方用户体验是有问题的,比方说就像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单身的人就看不了电影。很多单身的人一定是在家宅着,看视频,受不了那个气。看了部电影,而且我告诉你,你在电影院买票,你是买不到两个座位中间的一个单身票的,你只能坐在边上。
    我问过好多人,你觉得在电影院认识一个跟你有共同志趣和爱好的人,对你的吸引力更大,还是去世纪佳缘、百合网去通过资料认识的人?我们做这个脱单电影院,现实的讲其实就是抱着以交友为目的的人在一起,那成功率真的是会很高的。
    我在朋友圈分享过一个,我说我们阿里淘票票诞生的比较晚,但是如果当年第一批是我们,我们绝对不会用团购的方式去做电影。
    我在朋友圈的那句话是说,如果你把电影看成一个商品的话,那你的笑容、眼泪,这些东西是奢侈品,两个小时时间,加上哭、笑、感动,你觉得别的能给你带来这些吗?不能。所以电影打票价,这是一个最差的体验。但是这条路回不去了。
    第二个我觉得小聚场是另外一种形式,像《霸王别姬》,我们在淘票票和豆瓣都发现,很多人大量的回复是说,有生之年要是能在电影院看到《霸王别姬》就好了。我们把《霸王别姬》放到电影院,我们说全中国喜欢《霸王别姬》的人,你们发起一个众筹,你们想看《霸王别姬》的举手,凑够一百人开厅,其实这是我们互联网公司最适合去做的。但是这个我们称之为叫同好,它其实也是一种社交,交朋友。像我们这次双11做的就是《甲方乙方》,就是凑够30人开厅这样一种形式。
    网易科技:效果怎么样?
    李捷:上座率很高,因为它是凑够30人才开。而且我们小聚场和脱单我们都是选择电影院的非黄金档。提升非黄金档。这就是创造增量。
    我们今年寒假还准备做一个新的产品,叫动画频道,就是电影的动画栏目。我们在每周六的上午九点半,开一个动画节目。这个动画节目卖票都是卖家庭套票,周末你就可以带着孩子,固定九点半进去看动画片,而且就是传统的动画片,《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黑猫警长》。
    其实周末很多带孩子的家长,最大的痛苦是不知道干吗,但是一去看电影,没有什么,除了暑假档,没有什么适合孩子看的电影,因为中国没有分级制度。其实分级制度和分线发行,都是海外美国一些公司创造出来的,从某种程度上是创造增量市场,其实他们已经把消费者研究透了,要分级,要分线。电影一定是一个见仁见智,各有所爱的商品。
    网易科技:在内容和宣发上,淘票票怎么实现增量?
    李捷:从内容角度上,我们可以为片方提供非常详尽的用户的数据和用户的分析报告。比如说现在有很多片方都会跟我们来要一些,比如假定说它拍了,我只是举例,假定它拍《战狼1》和《战狼2》。它其实非常想看到《战狼1》和《战狼2》的影评和评论中,对这两部电影的一些关键词是什么。
    同时我们自己也在内容的基础设施上也考虑,希望会做更多的一些专业的技术平台,帮助编剧和导演,举个例子有一些年轻导演想拍一部电影,他不知道哪儿去找最好的美工,哪儿去找最好的灯光,哪儿去找最好的摄影,我们提供这样一个资源平台,帮他找到评分最好的美工、灯光、摄影,这其实都是在基础设施。这些工作其实是没有人做的,但是我们愿意来做这件事情。
    从宣发的角度,其实数字化宣发这是大家都已经看到的一个趋势了。现在我相信所有的人对电影的接触,对内容的影响的接触,90%是在社交平台。
    朋友圈经常有一个说,这部电影非常好看,今天去哭了两个小时。那你就会很被触动,在互联网时代这个口碑是一个比较特定的东西,就是快速,快速传播。基本上一个电影上画之后,马上口碑就会扩散开来。所以现在电影宣发又好干又难干。好干是什么呢?如果这个电影内容好,你宣发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讲,只要放大这个声量就好了。难干的是,如果这个电影的内容本身差一点,你很难控制住这个坏口碑的传播,不像以前是中心化的媒体。所以电影必须在它拍内容的时候就要做好。
    我们是希望在电影内容的制作环节,包括宣发环节,我们通过数据,通过互联网的营销思维和策划,包括一些整合营销的手法,可以让电影的宣发的声量放得更大,对好口碑的扩散会更好。
    网易科技:您刚才说到那些,其实好像更像是互联网平台的一些优势。猫眼也是有相关的数据,那差异化是体现在什么地方?
    李捷:是这样,首先第一我们会把数据全部开放。如果猫眼,假定说我的友商它是要做产业整合的话,它就不会开放数据了。在一个档期,它自己又投又宣发,它怎么会把这个数据开放给它竞争的那个电影呢?实际上也就是说,这就是做入口的时候,你必须用一个相对垄断的方式来做。它垄断的方式可能就是数据,可能就是用户的资料,用户的信息。这样的话,它如果做垂直整合,为什么对行业会有影响?因为那没有跟它合作的电影,就拿不到这些东西。
    我们期待是所有档期里的所有电影,都可以跟我们合作。我们更多的是做一个平台生意,就是基础设施,所有的电影都可以从我们这里获取数据。这个前提就是他的初心,你是不是愿意要做垂直整合,上下通吃,你如果不上下通吃,你就是平台的做法,这就是平台跟入口的区别。
    网易科技:这是不是前段时间你们开放B端票补数据的原因?
    李捷:对,我们为什么率先开放这个特别敏感的数据,就是所谓的片方和这个营销补贴的数据就是这个原因。从B端来讲,它把一个不透明的事情变得透明了,大家都知道自己花的每一分钱都是花在了票房里,而不是中间被各种原因截留了。
    网易科技:以后会不会出现片方只能在猫眼跟你们二选一?
    李捷:有这个可能,有可能存在有的入口会要求片方这样。其实对片方来讲,现在每个片方都希望是,跟我们两家都一起合作。但是我可能相对open,因为我是平台公司,但是入口性的公司,它可能会相对的有一个利益上的判断。
    网易科技:2018年淘票票的计划主要是市场份额第一,还是说要刚才您说的做那些体验?
    李捷:其实外界都误读了我们第一的背后,我们要做的是用户规模第一。就是在我平台购票的人,和购票的出票量第一。为什么?是因为你要做平台,体量特别重要,平台必须是普惠的,规模化的,和能够触达所有的影院和用户的,才能成为平台。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要既然你要做平台,你要先把规模做到很大。假如你占整个观影用户中只有百分之三四十,那你所有的产品和用户的运营,是只能到达百分之三四十的观影,那没有意义,解决不了增量的问题。
    我们的KPI是这样的。第一我们的目标KPI是把上座率,通过淘票票的努力,能够为中国贡献一到两个点的上座率,就是从14提升到16。我给大家算一笔账,如果上座率翻一倍,票房翻一倍,对吧?观影人数翻一倍,票房翻一倍,对吧?但是盈利数翻一倍,票房是肯定不会翻一倍的,这就是我说的那个问题。有一个购票平台多五个,也不会翻一倍的,没有用。这个上座率其实说心里话,我在替整个产业链在背。这是公司给我的目标。
    但是用户规模第一是为了实现前一个的基础,我做的脱单、小聚场,是吸引用户更多的进入电影院的手段。但是我如果只能触达百分之三四十的用户的话,那我没办法完成我的上座率。所以我必须要在这点上,把我的近期目标,用户规模第一做下来。
    但是用户规模第一跟份额第一的本质也是一样,因为你用户规模第一了,份额肯定是第一。但是很多人是直接跳过了我们中间的思考,简单的理解为说,猫眼和淘票票就是用票补,想争夺份额第一。其实大家如果是个聪明的人的话,去分析它,整个票务平台补贴是不赚钱的。
    网易科技:对呀。
    李捷:你的规模越大,你亏的越多。那为什么两个傻子要做这件事情呢?
    网易科技:这是我一直疑惑的地方。
    李捷:好,我来回答。入口的公司是希望通过规模赚取超额利润。因为如果它的规模最大,它就赚取超额,它的定价权就会上升。什么叫定价权,比如说它的收入来源中的一些对C端用户收的服务费它可以提价,它的宣发费用也可以向片方提价,因为它有规模了,它也可以向影院提价。入口公司规模第一以后,它必然要做的三件事情就是提价,排他性合作,你只能跟我合作,不能跟我的对手合作,这就是入口性公司的特点,这样的话它趋势很快就会出现很高的盈利。所以我相信入口性公司是这样想的。
    我们作为平台型公司的思路是什么?那又怎么样呢?就500亿,你全部分完,你就算赚完了,也没多少钱。我们的想法是,为什么不把上座率提高一倍呢?如果上座率提高一倍,中国票房从500亿变成1000亿,我在这个增量的500亿中赚10%,或者5%,我觉得我也是能赚到钱的。
    因为很简单,比如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的票务平台都是向C端用户收取票务的服务费,大概1到2块钱。如果你不做增量的话,那基本上就是只有提价一条路,涨价。你如果做增量的话,在你价格不变的情况,你用户基数扩大一杯,不就是收入翻倍了吗。所以大家在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的目标是一样的,叫份额第一,但是采用的战术是不一样的。我们更多的是希望从增量获得这个份额,而我们的友商,更多是希望在现存的市场中,通过各种方式,通过竞争的手段,让份额变成第一。
    网易科技:盈利有没有一个时间表?
    李捷:我估计盈利的时间表,现在是很难定的。因为有竞争的问题,如果没有竞争的问题,盈利并不是一个大的问题。
    网易科技:您说这个我觉得好像就是提升票务平台的黏性,做差异化。其实格瓦拉也曾经做过很多这方面的尝试,包括跟电影资料馆合作,现在淘票票接过了这个市场。
    李捷:其实我们还是很尊重格瓦拉的,因为当年格瓦拉是被票补干掉的,如果当年没出现票补,格瓦拉应该也是非常好的。但是格瓦拉当年,我认为它是用做产品的心态来做平台,它不是用团购的心态来做平台,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区别。
    格瓦拉其实在很多用户心中,它不是像我们看到现在平台的简单粗暴,就是便宜,8.8元、9.9元,格瓦拉有很多活动,很多内容。这个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其实电影真的不能像盒饭这么卖,电影还是,真是个奢侈品。
    网易科技:作为必要手段的话,票补这块接下来还会做什么?
    李捷:我现在是这么看的,票补会存在,但是会开始逐步的收窄。为什么?很简单,内容。因为片内的内容好。现在我也能感觉到,像内容好的片方,它不太愿意打票补。它对片子很有信心,我不靠票补,肯定会有人来看的。所以我觉得未来票补的整个行业的投入会开始收缩。你有这些钱把电影拍好多好?
    网易科技:淘票票的票补也是在收缩吗?
    李捷:我们现在基本上是这样的,我们会把我们的票补都投向产品,就是脱单,小聚场这样的类型,就是鼓励更多的人去用。我觉得我们的票补是补在这些地方,没看过电影的人,我说你8.8元来看一次吧,其实电影不像你想象的那样,这个我们是愿意。所以我们现在很多票补是给了新用户,就是我们只有新用户有票补。我们对那种从来没在我平台买票的用户,补贴会相对多一点。希望他有机会,因为有人是看第一次电影,就会看第二次。
    网易科技:您觉得未来票务平台的这种格局,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现在已经到了一个三进二,二选一的阶段了,您觉得将来会是什么样的变化,是会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吗?
    李捷:首先有一件事可能我说行业的人未必会认同,我第一并不认为票务平台在整个电影生产链条有那么重要,因为它本质上就是一个购票的环节。电影行业最重要的是上下两个,是内容和播放。
    真正改变电影行业的不是我们,是做内容的那批人,和放电影的那批人,因为内容在电影中对用户的影响是排首位的,没有好的内容,如果中国电影都不好看,你搞什么脱单小聚场,没有人会去看,大家都会去看网剧、网综了,因为那边拍得好,那边投入大,演得好,这是用脚投票的事。
    第二个影院方是真正影响中国电影的,因为它在播放。因为我们也经常发现有的电影院,我今天说的这个例子,就是看完眼睛都快瞎了。第一可能那个银幕很多年也没擦过,我都怀疑。还有一个那个投影仪,灯泡的亮度肯定也有问题。眼镜吧,那个3D眼镜也是,我每次都得带张纸,后来我就自己带眼镜去,脏兮兮。这都是细节,就举个例子,但是有的电影院,那电影眼镜都是特别好的,你看完一次之后,我真的宁可贵20块钱我也在这看。为什么?舒服啊。
    那我就在想,我们的内容方,把钱别花在请明星上,把剧本写好,把故事讲好。不要以为请个流量明星就能有个大片方。电影院你别想,赚那点钱干吗呢?你那个3D眼镜你就换一个好点的,灯泡换个好点的,让人家下次还愿意来。
    我觉得说实在的,电影业现在的用户被分流,很大原因是因为互联网行业勤奋。你看人家优酷、爱奇艺、腾讯,多拼命啊,活该用户不看你的电影,有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行业就是最不该的心态就是,坐在那抱怨说,哎呀,用户都不看电影了,都是票务平台低价搞的,都是互联网公司把用户抢走了,这就是一个特别,我认为就是完全不思进取的想法。
    很多人说票务平台有什么威胁论,说猫眼、淘票票要垄断中国电影市场。你说我们垄断啥?我们就是个卖票的,两头都不在我们这儿。说白了,我们是一帮,说实在的是解决不了大问题,但是很呼哧呼哧在那尽我们之力想让用户的体验更好,甚至我们不惜自己贴钱。
    说白了替片方出钱说,你看,这个张三的片子,虽然我跟张三不认识,但是我替他出10块钱,你来看吧,我们不就是干这个的吗?我们并不是说理想主义者,做公益的企业,我们是坚信电影行业的未来是变现能力最强的。你看在整个泛娱乐行业里,没有一个行业像电影,从诞生第一天开始,就向用户收费。电影的商业模式是最健康的。
    网易科技:现在网售票已经完成了三进二,你觉得未来的竞争趋势是怎样的?
    李捷:首先肯定不会剩一家的,因为这个市场太大了。剩一家是灾难,再出现一家可能性也会有。因为当我把增量市场做出来了,一定会再多一家的。所以这个世界大多都是喜欢进来分食增长的,没有创造增长的。我觉得淘票票的使命是创造增长,但是我创造完增长之后,可能就会进来一家来分享这个增长。这点我们真的挺愿意做的,阿里也有这个初心。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展会
微信公众号
qq群
 
网站首页 | 工控文库 | 工控视频 | 工控软件 | 用户使用指南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广告服务

本网站所有文档及文件资料,除特别标明本站原创外,均来自互联网及网友上传,如有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我们保留版权,任何涉嫌侵犯本站版权的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Copyright © 2018-2020 www.gkwo.net  滨州新大新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73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