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专区
 

德国工控大师谈工业4.0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03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84

五一期间,Fraunhofer的工业4.0研究员Ermakov博士到BSW(萨克森经促会)做智能制造的讲座。本人有幸全程听讲,收获颇丰。

这些研究机构的专家秉承务实主义精神,不做政府的喉舌和附庸,对于德国搞工业4.0的认知非常理性。

1、工业4.0是智能化?

NO,是数字化!Ermakov博士坦言,德国很多学者并不认同有什么新的工业革命,那只是大企业炒作的概念,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涵盖了信息技术带来的变革,目前是信息技术的深化应用阶段(互联网高度发达、移动应用普及、智能设备增多),当然你如果要区别于过去,非要说他是第四次革命,OK那好吧,就叫工业4.0。

对于工业4.0,Ermakov博士提的更多的是数字化(国内的专家都觉得数字化已经过时了,好像不提智能化都不好意思开口),他认为大数据和智能化都是数字化的应用成果,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应该加强数字化。

对于德国的实际情况,博士直截了当的说德国很长时间以来在数字化上很落后,德国wifi很少(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差)、电子政务很少(数字化的公共管理差,政府办事还是靠取号排队)、移动支付不发达(数字化应用差),其实和美国中国没法比,目前德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正在加快推进数字化进程,提出投资20亿欧元来改进德国的数字化能力。

blob.png

2、工业4.0和数字化的几个重要领域

Ermakov博士重点讲解了能源、设备设施、自动驾驶汽车等方面。

2.1 能源领域

因为日本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德国政府提出2022年德国全面退出核能,大力发展其他可再生能源(占比要从目前的30%快速增长到65%),加强分布式能源管理的系统建设,这里面就有数字化的问题。对于能源方面,我们在德国感受还是比较深的,在高速公路两侧随处可见风力发电场,家家户户的屋顶一般都有几块太阳能电池板,中国其实政府补贴新能源力度很大,但是很多风电场好像却无法并网发电,设施损毁也比较严重。Ermakov博士认为,对于人类来讲,能源问题始终是大问题,对于中国的高能耗高污染发展模式,他觉得是不可持续的,但幸运的是中国政府已经在采取措施了。

2.2 设备设施领域

应该做到从设计到回收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化,数字化一方面提升了产品制造过程的柔性,逐步做到按订单生产,个性化配置,缩短交付时间;另一方面,要做到尤其是设备设施自身具备数字化能力(没有提智能化!),这样,设备运行使用中的各种数据才能够有效的采集存储和分析,以便提供远程运维服务,当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后,会变得越来越smart(没有用intelligence!)。个人理解对应的就是中国天天讲的智能工厂和智能产品。

2.3 自动驾驶汽车领域

Ermakov博士认为目前的自动驾驶技术还不够成熟,积累的数据还不够,美国的很多实验并不值得信赖,自动驾驶汽车撞树就充分说明了问题。德国提出要在2023年研发成功足够安全的自动驾驶汽车,Fraunhofer研究所和大众宝马等大公司发起成立了自动驾驶汽车联盟,目前这个方向是Fraunhofer的重要研究方向之一,已经有很多的成果在逐步应用,对于汽车工业,德国认为是核心竞争产业,各方面投入都很大,Ermakov博士认为汽车产业不会因为互联网公司的介入而被轻易颠覆。

对此我还是心存疑虑,这几天对大众和BMW工厂的参观,我越发觉得颠覆传统汽车产业是美国和中国都在发力的事情,我个人非常乐观的认为:中国汽车产业在智能汽车革命到来之际,能够复制智能手机颠覆传统手机过程中,中国企业以后发优势全面超越传统手机制造强国,快速进入全球第一梯队的模式。当然,靠那几家国企我是没有信心的,就像智能手机领域我们靠华为、OV战队,智能汽车领域我们估计只能看比亚迪和吉利了。

       3、是不是企业一定要数字化?

NO,博士又一次摇头。不一定,企业需要关注的是核心竞争力,而不是首先关注数字化。评价一家企业,可以从数字化能力(Digital Capability)和领导能力(leadership Capability)两个维度去评价。

如果企业领导能力一般,但数字化能力很强,则这种企业属于潮流派Fashionist;如果企业数字化能力一般,但是行业领导力很强,那么这种企业属于是Conservatives保守派。

德国有很多这类保守派企业,典型的代表比如奢饰品企业,手工打造艺术品,虽然数字化不好但是并不影响其竞争力,很多不提供网上订购,高端产品都要去现场下单定制,欧洲知名的德国Meissen瓷器就是没有数字化的。

而如果领导力和数字化能力都很强,那么这类企业叫Digital Masters数字化大师。对此我们都很疑惑,求问Masters的精准翻译,Ermakov博士看着我们做了个鬼脸说,China,you know,gongfu,yeah. 功夫gongfu最厉害的人就是Masters。Gongfu Masters不仅特别能打架,还要会跟数字化打交道。这两个都能够熟练掌握,这才叫Masters。

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德国人的危机意识很强。

CPS最早是美国人提出来的,但由德国人大加推崇并且发扬光大。从CPS要素来看,德国强在硬(智能感知和控制)+软(底层嵌入式软件和工业软件),弱在网(工业互联网)和平台(工业云和大数据平台),所以德国人在单元级CPS最强,系统级次之,生态级最弱;而德国人的CPS中,只是利用网络传输数据,而实际数据想控制在每个单元级CPS里面;而美国强在网和平台,美国人要利用自身的优势,把数据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占据生态价值链的高端(类似于苹果的运营模式),相比西门子的“工业4.0”,通用电气的“工业互联网”方案更加注重软件、互联网、大数据等对于工业领域的颠覆。所以德国强调的是“硬”,美国注重的是“软”。

如此分析,两者争夺的核心就是数据,所以德国才会对数据安全如此敏感。而中国似乎对数据安全的关注度严重不足。

4、工业4.0和数字化存在哪些问题?

Ermakov博士认为所谓的新革命并非都是好处,一定有很多的问题,最主要是有两个,一个是数据安全问题,另一个的多余人员安置问题(社会问题)。

数据安全问题,德国人非常注重数据安全,陪同讲解翻译的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的王教授补充说,在网上一般找不到德国人的照片,德国政府和研究机构都深刻认识到随着工业4.0和数字化的深入发展,数据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资产和财富,他们对信息安全极其重视,德国政府对于微软、google等美国大公司动不动就因为信息安全问题进行处罚,但是一方面由于德国本土互联网业不够发达,又不能不使用这些系统,另一方面德国政府不像中国政府那么Power,可以用行政命令直接把google请出中国市场,所以德国政府其实很无奈,只能是发现信息安全问题就严厉的处罚这些外国公司。

最后是提问环节,我毫不客气地向Ermakov博士发炮,“德国产品质量确实好,但交付时间长,服务不够好,这可能与德国人的工作模式和规章制度有关,现在中国人是每天加班到八九点钟,每个企业都激烈竞争中谋求生存,快速的进步,中国提出来中国制造2025,企业从自动化、信息化、数字化方面都在赶超先进国家,尤其在软件领域,这次来德国考察的几家软件公司并没有令我们惊艳的技术创新或者运营模式,中国人现在如此努力,那么德国人会有危机感吗?”

Ermakov博士耸了一下肩,“我认为德国人有很深的危机感,中国很大,人都很努力,而且山寨很厉害,德国人按部就班,有条不紊,未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但是德国人已经司空见惯了,现在的中国和80-90年代的日本很像,当时日本也是拼得很凶,加班加点,技术进步很快,很多领域都要超过德国,我们当时很担心,但是现在又怎么样?我们还是有优势,所以担心是没有用的,德国人有自己的制造优势和思维逻辑,以后怎么样,我们不知道。”

很务实,也很直白,德国人确实有自己严谨的独特逻辑。

 
关键词: 德国 工业4.0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展会
微信公众号
qq群
 
网站首页 | 工控文库 | 工控视频 | 工控软件 | 用户使用指南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广告服务

本网站所有文档及文件资料,除特别标明本站原创外,均来自互联网及网友上传,如有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我们保留版权,任何涉嫌侵犯本站版权的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Copyright © 2013-2015 www.gkwo.net  滨州新大新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731号-4